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古典风情  »  李洵淫辱陆雪琪

李洵淫辱陆雪琪

李洵淫辱陆雪琪
  金瓶儿吃吃笑道:“洞房花烛,良辰美景,得了这梦寐以求的仙子,洵哥你可别忘了我的好处。”声音银铃悦耳,带着轻佻淫邪之意,李洵拨开了金瓶儿的长发,找到了她的双耳,轻轻的抚弄着她的耳垂,笑道:“我怎敢忘了瓶儿你的好处?”说罢,右手慢慢的划着圆圈,缓缓的移到雪白的粉颈,再从颈部滑向胸前,金瓶儿只觉身体的磨擦令她的情欲迅速高升,身体很快的发热,满脸通红。金瓶儿涨红着脸,娇羞道:“你……昨夜我都被你给……你怎麽还不满足?”李洵轻吻她的鼻头,突然低声说了几句,金瓶儿脆笑,啐道:“胡说八道!”
  李洵嘿然淫笑,道:“有了瓶儿的灵丹妙药,石头也会开花。陆仙子已经变成荡娃啦!”
  金瓶儿眼中闪过一丝媚意,笑道:“就算没变成荡娃,她已经手无缚鸡之力,洵哥你想要她往东,她还能往西么?”
  李洵笑道:“瓶儿此言差矣,我李洵焚香谷传人,堂堂伟丈夫,岂能做这种强人所难之事?这种欢爱情事,需得两厢情愿,才能得其妙处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再说陆仙子体内春毒发作,若是我不舍身相救,岂不是要累她香消玉殒吗?”说完一阵淫笑。
  金瓶儿吃吃笑道:“现下时辰已到,你的心上人必定已经浑身酥软,欲火中烧,只等着你好好地疼惜啦!”说着想起昨晚被李洵肆意凌辱时的场景,心中又是一荡,笑道:“洵哥岂是怜香惜玉之人?只怕明日我再来时,已经认不出这娇滴滴的仙子哩!”
  李洵嘿嘿笑了几声,悠然道:“我费尽心力才得到陆雪琪,岂能如此暴殄天物随后,他别过金瓶儿,走进内室,三步两步蹿到床边,一把扯开鸳鸯帐。被淫药深深折磨的冰清玉洁的青云仙子陆雪琪并不知道,恶魔已经来到眼前。李洵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,一边对毫无知觉的陆雪琪口出淫语:“雪琪,我的大美人,真不知道你怎么会看上张小凡这个废物。居然当众拒婚,嘿嘿,这不还是落在我的手里。张小凡!鬼厉!我杀不了你!不过,我现在可是夺走你女人的红丸,还可以杀她个片甲不留、跪地求饶!你武功高强?看是你强是不,还是老子强!”
  李洵赤裸的从背后紧紧抱住陆雪琪,只觉得触手温香软玉,令人爱不释手,处子的幽香更让人心醉神迷。
  李洵的一双魔手忍不住开始按摩着她的双肩。欲火如炽的陆雪琪,受到李洵的袭击,只觉一股酥麻的快感袭上心头,不由得全身扭动更剧,虽说被淫药刺激得欲念横生,但毕竟仍为处子之身,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,羞得她紧闭双眼,皓首频摇,全身婉延扭转,想要躲避李洵魔掌的肆虐,但因四肢瘫软无法逃离,反而好像是在迎合着李洵的爱抚一般,更加深李洵的刺激。李洵拔下陆雪琪的发钗,让她的长发泄下,同时双手顺势下滑,轻抚着她的上臂,小臂,慢慢的,游移中轻轻的搔着她。陆雪琪无意识中扭动着身躯企图躲避。
  双眼喷火的李洵俯下身,撩起陆雪琪的衣袖,看见她玉臂上嫣红的守宫砂,如雪地红梅,娇艳夺目,当真是玉洁冰清的完璧之身,李洵欣喜若狂,毫不客气地吻向陆雪琪那白皙胜雪,温润如玉的腮边。在梦的旷野里游荡的仙子,忽然觉得一阵劲风向她袭来。挟着刚烈的,嚣张的,狂暴的男性气息。她从未感受过的气息。她轻盈的玉体禁不住微颤了一下。李洵见身下佳人睫毛一阵轻轻抖动,如同风掠过的芦苇一样。以为她要醒过来。谁知她只是樱唇间发出一声幽幽的呢喃:“小凡,是你吗?”
  李洵更不答话,只是更加贪婪地用舌尖扫荡着陆雪琪那傲世无双的纯美素颜。陆雪琪只觉得更加强烈的男性气息在自己的脸上翻涌着。这令她冰肌雪肤的俏脸顿时变得炽热如同朝霞。然而她不敢睁开眼。在李洵眼里,陆雪琪长长的睫毛忽然不安地颤动起来,雪白的脸颊绯红一片,如初春绽放的樱花般诱人采撷,与平日里的优雅端庄截然相反。
  这少女般的娇羞刺激的李洵浑身燥热,他忍不住伸出双臂,隔着薄如蝉翼的雪白裹体轻纱搂住了她的腰,一寸寸收紧。与此同时。他的嘴唇也一寸寸顺着腻如鹅脂的玉腮滑下,两片喷着酒气的嘴唇粗暴地压在她娇百合般的粉色唇瓣上。
  陆雪琪未经沾染的樱唇娇嫩柔软,芬芳四溢,他强横地撬开她的唇瓣,将舌尖深深地探入她的口腔深处。处女的羞涩使陆雪琪紧咬贝齿,试图抗拒陌生舌尖的潜入。然而她的防线在李洵技巧的进攻下不堪一击。他灵活而残酷的舌尖在她口腔里一阵舔舐追逐之后,终于逮到她的丁香舌瓣。他恶意地缠绕,挑逗,品尝着绝世美女陆雪琪的甘美舌尖。他的唾液也不断地渗进来,与她口中的琼浆混合为一体。唇齿缠绕间,仍在昏沉思睡的陆雪琪娇媚地“嗯”了一声。第一次与男人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又惊又怕,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,她被揽住的纤弱腰肢已经有些酥软发麻。